入校陪伴3.JPG

長期入校陪伴計畫

陪伴,讓我們一起成長       

回憶起求學時期,最多人立刻聯想到的畫面或許是課堂教室。教育現場除了課程教學的差異外,也會因地區與學校類型的不同,充滿了各種挑戰,這些挑戰往往只能靠著教師或學校自己摸索,這些困難沒有固定的解方,在辛苦的嘗試後,成功或是能持續的案例卻不多。

為了能夠更直接、更貼近需求地協助教育現場,瑩光透過長期入校陪伴計畫,於學期中以一個月一次的頻率持續入校,陪伴學校教師共同備課,也幫助學校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。

 計畫小百科 

截至目前,入校陪伴計劃已累計入校陪伴超過260校,培育入校陪伴者人數近百人、累計入校陪伴次數超過3000場,影響教師人數25,000人、學生人數數十萬人。從學生圖像到核心問題,逐步檢視與規劃課程的各種面向,並融合教師的想法,培育教師的向心力、凝聚力以及對課程的專業度。

 計畫角色 

被陪伴學校/社群、陪伴者、支持者。

「陪伴」是什麼?

「我覺得就是陪著他們長大。」陪伴者志聰課督是這麼說:「可以告訴他方法、路徑、方向,但學校要不要照我們的路徑走,我覺得那是其次,也不用去強迫一定要怎麽樣,也沒有一定怎樣是不對的。」瑩光在長期入校陪伴計畫中,會依據每所學校個別差異做出專業的診斷與媒合,並安排富有經驗的教師們進入學校,陪伴與引導學校發展課程,協助學校一步步從學校願景、學生圖像、課程地圖到單元設計,使得課程的架構設計及課程提問更為清晰。

「長期」

意指將教師們的成長與其目標期程拉長,透過每月一次的入校頻率,讓教師們能在入校後有足夠時間去沈澱與反思,並潛移默化地建構出以學校為本位的教師專業發展文化。

「入校」

是進入學校的真實場域,讓教師們在熟悉的環境中,以自身實際的問題出發,並從中發展符合學校本位的課程。

「陪伴」

意即每次互動的主體皆為學校裡的教師,並以貼近教學現場的需求作為對話目的。

0419東湖.png

對於單次的分享工具與教學經驗提供給教師的是點狀式增能,長期入校陪伴計畫除了增加學校與教師的共識之外,還能協助教師發展,提升學校風氣,陪伴教師走更多路,一起讓教育變得更好!

「陪伴」的歷程?

1.開學前『申請』、『診斷』:

協會開放全台學校、社群申請計畫,診斷學校需求。

2.開學前『媒合』:

依據學校現況需求,協會媒合合適陪伴者。

3.學期初『首次對談』:

協會安排陪伴者與學校對談,確認後續陪伴進程。

4.學期間『入校陪伴』:

陪伴者入校陪伴,提供專業協助。

5.學期間『陪伴追蹤』:

協會透過陪伴紀錄與回饋,追蹤了解陪伴狀況。

6.學期末『判斷狀態』續申請/轉弱陪伴/結案:

協會依據學校參與狀況,評估下學期計畫參與狀態。

0419東湖2.png

「陪伴」協助的項目?

1.願景圖像共創:對話凝聚全體共識,聚焦長遠發展方向。
2.課程地圖盤點:釐清總體課程定位,課程縱向橫向連結。
3.跨領域課程:發想課程主題,規劃課程架構。
4.領域課程:課程聚焦關鍵,重新組織單元。
5.評量規準設計:扣緊學習的評量設計,提供有意義學習回饋。
6.每週課堂安排:學習表現、學習內容、學習目標、學習活動。
7.教學提問設計:學習任務規劃,探究提問設計。
8.觀議課:教師社群運作,提升學生學習。
9.課程評鑑:課程歷程檢視,及時調整精進。
10.其他:實驗教育、課程教學、學生學習、行政運作相關事項。

0415埤頭.png

「陪伴」的故事

因著學校不同,陪伴的歷程與面對的難題也有所差異,接著就讓我們透過兩所瑩光陪伴過的學校故事,一同瞭解學校對於陪伴有什麼樣的看法?或者是入校陪伴對校內教師產生了哪些影響呢?

slide_2_4.jpg

 臺北市北投區立農國小 

| 透過入校陪伴來校準課程,切中學生的學習 |

協會:請問李秋田校長,為什麼會想要申請瑩光的長期入校陪伴?

 

秋田校長:通常一般性的研習會是一次性的活動,其實你要把一個完整的概念給老師的話是有困難的,所以我希望是一系列、長時間的來培養,就一系列的讓老師來參與。另外,因為九年一貫之前,是以老師教學爲主的教學方式,到了九年一貫的時候,慢慢會從孩子的角度去看,慢慢鬆綁教學方法,有比較多元創新、有趣的部分,然後現在又要過渡到實際從孩子學習的角度來設計素養課程,這之間其實是要跨一大步的,所以我覺得不是請講師來學校講一次就可以解決,我們還是希望有四五次、五六次的方式,讓老師可以真正深入去學到課程設計的精髓。

 

協會:原來是因為校長希望能安排一系列、長時間的方式,帶老師深入掌握課程設計的精髓。

 

秋田校長:沒錯,而且「課程」是對孩子最直接、最重要的,也是老師花最多時間的地方,所以我們當然要花很多的精力在課程這部分。我們自己有回去看之前的課程內容,真的是有一些重疊的地方,有些也真的需要梳理一下,所以就請協會進來入校陪伴,希望透過入校陪伴讓老師掌握有效的課程與教學,讓小朋友可以精準的學習。

 

| 以學生的學習出發,應運學校文化的轉變 |

協會:在入校陪伴之後,校長有觀察到學校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嗎?

 

秋田校長:老師們透過入校陪伴,已經慢慢發現跟過去九年一貫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,我希望可以從這一個特色課程的轉型,讓老師可以把這個精神也應用到一般領域的教學。那我們九貫的課程其實也做的不錯,本來就有一套課程,只是我發現它的連貫性比較不夠,因爲有重疊的部分,所以希望利用入校陪伴把它連貫起來,然後再把縱向的邏輯梳理一次,當老師們參與陪伴,去進行這樣課程發展方式的時候,才知道原來還可以這樣去做課程。我很期待細部設計完了以後,然後真的進到教學,在走進教室之後看到小朋友的反應,那真的是最期待的事。另外,我也在思考什麼樣的教師進修,可以讓老師投入與學習,怎麼樣讓教師進修變得更生活化,包含課程發展這件事,或是以後進入課堂之後,如何讓觀議課的部分更生活化,就是讓老師不要有壓力就對了。

 

協會:剛才校長提到,希望可以讓立農的老師們在做教師專業發展的時候,可以變成一種習慣、更生活化,那也確實是瑩光入校陪伴的最終目的,我們希望的是可以去促動一個學校文化的改變,課程改革是一個媒介而已,因為當學校自己有能力繼續向前的時候,才有辦法面對各種環境變化所帶來的教育變革。

 

秋田校長:是。那這段時間我也會一直鼓勵老師,像是說「我們的目標到底是什麼?」、「我們是希望可以很有效的教學,讓小朋友可以有效的學習」,因爲實際上目前還沒有進入課堂去教,如果課程設計完成後進入課堂,當小朋友的反應出來之後,老師會更感受到:原來這個東西是真的可以讓孩子的學習動力提升的!

 

協會:校長真的很用心,老師們前進的動力的確是來自於學生,有時候因為前面漫長的課程設計過程,讓許多老師退卻,真的會覺得可惜!所以要帶著老師堅持到課程設計完成之後,一定要進到教室去教學,那時候對老師來說又會是另一個階段的提升。

 

秋田校長:是啊,我們從聽演講到投入設計課程,這之間的轉變老師應該感受很強烈,那如果設計好課程再拿到課堂上去實施、再討論,我覺得那又是更深一層的去領略到,什麼是素養導向的一個教學,所以我們也還在努力當中,如果整個過程就像是在跑一百公尺的話,現在應該快到五十公尺了吧,後面還有一段長路要走,繼續加油!

121571236_791357018345456_6461136326027631731_n.jpg
124413057_815586075922550_5957762317968328092_n.jpg
121620231_791356998345458_2109851757162223432_n.jpg
266227771_1546369532363519_8963721125431895132_n.jpg

 臺南市仁德區依仁國小 

190612依仁IMG_9789.JPG
191009依仁-89719090_752653405584607_2405442257130881024_n.jpg
190801依仁89696857_197446518178752_4737910481577050112_n.jpg

| 教師文化的碰撞與改變 |

協會:請問歐陽校長,當初申請入校陪伴計畫時,依仁的老師間氛圍及文化大概是什麼樣子呢?

 

歐陽校長:我105年剛來時就發現,因為在一個鄉村封閉型的村莊裡頭,老師們對於新東西會比較害怕,沒有辦法馬上接受。所以面對教改的第一時間,老師們對於這個東西完全是陌生、不知道的,甚至我們在談九年一貫,老師也是陌生的。所以那時候教學都是停留在最傳統的模式,包含出考題也是非常傳統的模式,對於新的東西他們會懼怕,不太敢去做進一步的嘗試,即便有能力他們也不太敢。

 

協會:那老師們的背景組成呢?都是當地人嗎,還有資歷大概都是幾年?

 

歐陽校長:你問得非常好,我剛剛來的第一年組成狀況非常特別,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是來這邊超過十年、十五年以上都沒有移動的,年齡都是四十幾到五十幾,將近六十的都有。那剩下的三分之一左右,是代理教師,年年改變。所以原先長久待在這邊十幾年的那七、八位老師,他們的模式就是固定的、傳統的那種模式,他就影響代課老師也都是用這種方式。那我來的第二年開始,就一直不斷地開新進老師缺,進來的都是比較年輕的,可能考了很多年都沒考上,稍微年輕一點的初任老師。

 

歐陽校長:新進的人跟原先的人,在第三年開始就產生激盪不同的火花,因為新的人他們可能在原先其他縣市代理代課過,或者是曾經了解過新的東西,進來就會有一些衝擊,開始產生不同的火花跟變化。所以從107年開始準備108新課綱的時候,這些東西就開始產生效應。之後士芬(瑩光陪伴者邱士芬老師)進來,我們跟士芬談過校內老師文化,她也很清楚知道我們學校的狀態是什麽。所以從老師開始有新舊的衝擊、交錯後,瑩光進來,整個課程的路就開始往前走,教師文化就開始變了。

 

協會:聽起來學校內的教師文化在這幾年有很大的轉變,那校長會怎麼形容現在的教師文化呢?

 

歐陽校長:彼此之間有信任感,然後願意去嘗試新的東西。至於嘗試的百分比會因人而異,有的人他願意嘗試新的東西大概40%,可是有些人他願意嘗試新的東西能高達80%以上。老師從原先的害怕、不接受,到40%、80%,其實我覺得是很大的躍進。然後我個人感動的地方是,原先我們一開始在105、106年時,我們一直告訴老師某些新觀念,我們不斷地講,他們只是不斷地聽,就停在那裡,到後來他們自己會去討論出一些東西,到現在我們想要嘗試在期中考出一些素養類的考題,大家可以嘗試做個5%、10%以上的素養考題讓學生嘗試。

 

協會:老師們從原本的舊觀念、不願意踏出去,到後來慢慢可以開始接受新的東西,是不是因為這幾年透過對話產生了信任,感受到有夥伴可以一起去面對一些新的事物,而產生這樣的轉變呢?

 

歐陽校長:他們彼此對話、信任是很重要的其中一環。我覺得環跟環是相扣的,一個環就是你剛剛所講的,另外一個環是他們必須要有足夠的外部資源,包含「軟實力」和「硬實力」。比方說瑩光團隊就是我們軟實力的資源,你必須給老師一個可靠的靠山,在知識點上的一個專家,當他有問題的時候你隨時可以幫他解決,這樣子他才願意彼此去開誠布公的討論、交換、成就一件事情。那硬的實力,就是物質資源上的實力,比方說我們要開一個雷雕機的資訊課程,老師今天要設計這堂課程,除了有瑩光這種軟實力去教我怎麽設計這個課程之外,也要買雷雕機跟它的耗材,接著下去我才有可能執行我的課程。那學校所做的事情就是我把軟的知識、硬的實力都找來給老師,之後老師你們去互相討論、衝擊、交換意見,那有人在支撐著你產出課程,那這樣子才是讓老師放心的點。所以其實你要給老師東西,他才能做事情,這是我的一貫概念。你要改變一個文化之前,你可能要先想好要做什麽,軟實力、硬實力同時給他之後,許多東西它就會開始產生變化。

 

| 共同挑戰後產生相互扶持力量 | 

協會:我覺得校長很厲害,等於把整個需要的條件環境都打造出來,讓老師們可以安心的著手設計課程。那我有另外一件好奇的事情是,校長您幾乎每次入校陪伴都會一起參加,您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和角度參與其中?

 

歐陽校長:我一開始很早很早就把自己的角色定位好,我如果參與這個研習,我就是其中一員,我不是校長,我跟你們一樣是老師,所以在瑩光進來之前,我就已經跟老師講過類似的話,我們在這個研習裡頭是平起平坐,都是同一陣線,每一個人都只代表一票,沒有校長十票這件事,不是校長決定就算,是大家決定才算。

另外我們還有個默契,就是我們除了特殊原因,盡量不會請假,那一天全校的老師都留在學校,沒有外派,也沒有別的事,我也會留在學校一起參與。那因為有這樣的默契之後,大家就會有共識是一起為這個課程付出,才不會出現例如一年級設計完之後給二年級上,那你們設計的東西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喜歡。我們是一到六年級大家一起來設計,不管誰分到一年級,誰都可以教。就是這樣子的狀態才能夠讓課程是活的,課程可以滾動式修正,教學雖然會因人而異,教的小單元深淺各有不同,但主軸是確定的,中心思想是一定的,素養是一致的,因為都是這一群人弄出來的。所以我們對這個研習,是我們全校最重視的一個研習。

 

協會:非常感謝校長這麽尊重且信任我們,我想學校文化能成功轉變,老師們的重視絕對是關鍵之一。那麼回想這三年多入校陪伴的過程,校長有沒有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情呢?

 

歐陽校長:其實這三年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。印象最深刻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剛開始要從四個願景去產出我們學校的指標時,對老師們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。

 

協會:學校的願景是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嗎?

 

歐陽校長:對,「健康、快樂、活力、創意」這個四大願景應該二、三十年前就一直在了,要從這四大願景裡頭去找出校訂的素養指標,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挑戰,但如果沒有先找出來,要往下走很難。所以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,我們進行了三次以上的討論,從願景的中心、看總綱的指標,去找自己的指標,然後調整。後來產出,把東西全部貼在牆壁上的時候,感覺到老師眼中有說不出的感動。

 

協會:那等於是在入校陪伴初期就遇上困難,這樣老師們會不會很受挫?

 

歐陽校長:一開始的確很難抓到方向,不過很神奇的是,我覺得士芬老師的引導很精準,這是我很佩服的地方,她很精準的引導讓這些東西跑出來之後,反而老師們克服之後的成就感鼓勵更大。其實老師一開始其實也不是那麽信任士芬,到現在,彼此都知道彼此的個性,其實之間的互動很微妙,就是做得出東西,而且是做到我們預設想要的方向。因此我覺得入校來陪伴的陪伴者,跟我們被陪伴的老師,彼此之間凝聚的那個信任度,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。

所以我會對這個事情印象特別深刻,從那一刻起,彷彿是我們一起克服了這件事情,克服了這件事情之後往前再走,再繼續走很多東西的時候,就好像彼此之間也有一點默契,然後也會相視微笑的那種感覺。如果這一關沒有跨過去,我覺得可能就很難走下去。

 

協會:有點像是老師們一開始先挑戰越過最高的山,之後就能從容地面對其他高山。

 

歐陽校長:對,因為越過了這樣一座山,我們眼前的那座高山,之後我們有更高的山要爬的時候,其實彼此之間相互扶持的那個動力就出現。其實後面要設計那些課程也不簡單,但是我真的發現那個彼此互相扶持的動力出現了。

 

| 在陪伴中交心與教心 |

協會:最後想請問校長,您會怎麼向其他人介紹說瑩光長期入校陪伴是一個什麽樣的計劃呢?

 

歐陽校長:我剛剛出現的兩個字叫「交/教心」,就是說你可以很放心的把你自己交給這一個指導者,那這個指導者會把他心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教給你。你把你自己的心放心的「交」給他,然後陪伴者會很放心的把他心中的東西「教」給你。因為彼此間的信任和心裡面的交流,會讓你清楚明白你來這個研習,在所謂的瑩光入校陪伴裡頭可以得到的東西是什麼。因為信任,所以每一次進來的時候,你不會覺得它是一種壓迫感。我參與的時候也把自己變成一個老師,能找到我最初的初發心,我跟老師是平起平坐,一起在面對、解決這些問題,跟創造這些可能性,所以我會覺得因為這樣的情況讓我跟我的老師們更加心靈交流,彼此之間更了解彼此。 

換個位置,往後看見「陪伴的價值」

「陪伴者能站在整個系統之外來看這所學校的發展,對於學校的人事物會有比較高、比較長遠的視角,而且重點很清楚就是要來做課程。」陪伴者是入校陪伴計畫中不可或缺的要角,為了確保陪伴者能為學校帶來實質的幫助,瑩光也精心規劃培力活動培訓陪伴者所需具備的能力與特質。

「陪伴者要能幫對方看見,他自己還沒看見的未來」偉瑩老師在培訓的流程中很少提供標準答案,而是給予關鍵的提問以及自己的經驗分享,偉瑩老師也鼓勵陪伴者們:「陪伴者自己覺察與老師之間的問答,理解與接納,而不是獲得答案」由此可知,陪伴者需要有敏銳的觀察力、引導力與傾聽和理解的能力,而這些能力也是在入校與教師們互動中不斷精進與熟練,志聰課督說到:「真的覺得做入校這件事,是用生命在做,做完這個事情以後都會全身累。」不過他也笑著補充:「其實我覺得我們陪伴者挺好的,是自己也在成長,因為你從一個學校的陪伴裡面,從他們身上也收獲到一些東西。」

一個人能走的很快,但一群人能走的更遠

「從一開始老師們因為是領域派代表的不情願/狀況外,到後來從參與共備、給課程名稱取名、調整課程的社群共備中,慢慢放下心房,展露笑容,參與度越來越高,對於沒有課本的課程設計能力也更增進。」

「教師間對話互動更為頻繁,願意開放教室,教師議課時對於得到的收穫表示肯定。」

「幫助教師微觀的審視自己的教學設計規劃,突破全縣性研習有授課時間限制無法完整操作的限制,教師同仁可以在時間範圍內完整操作,講師也能夠針對教師個人問題做一對一的回饋。」

許多參與長期入校陪伴計畫後的學校發現了教師們的轉變,也進一步與學校文化間形成正向循環的相互影響。長期入校陪伴模式並不是主導學校的發展,而是促動學校文化的改變。「陪伴的目的,就是期望他們有一天不再需要我們的陪伴」唯有促動學校文化,學校以他們的基礎發展成自己的樣子,才有能力應對不斷變化的環境,也才可以提供孩子符合時代所需的永續教育環境。